自我教育

Jennie Rothenberg Gritz 关于嬉皮士运动消亡的 The Death of the Hippies: the photographer Joe Samberg remembers how drugs destroyed the Telegraph Avenue scene 发表于 The Atlantic 的文章提到那个年代 Berkley 校园的状态:

Campuses had been the sources of the counterculture’s boldest ideas, the places where young activists mobilized to fight segregation and the Vietnam War, taking classes in political theory and Eastern philosophy.

虽然嬉皮士几乎已接近消亡,但 60 年代自我教育的能力,似乎也是八九十年代的多样而灿烂的原因之一。这是当代文化需要始终从嬉皮士运动中努力继承的遗产。

为什么硅谷一批创建者总被与嬉皮士运动联系起来,似乎是许多作者努力展示却又没有明确阐明的。因而脑中对嬉皮士运动与当代文化的关联的构建,自己总觉得还欠缺了一环。「自我教育」可能是这缺失的链结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