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爱着的小圈子

这篇文章献给我亲爱的宣传部的同僚们,是你们让我的这半年过得不孤单。

一群人,八九个人,朝朝夕夕,臭味相投,这是我所恋着的集体。称它「小集体」「小群体」也好、「小圈子」也罢,我是蛮依恋那种独特而又紧密的情感,这种紧密感情在我所体验过的感情当中,也许是最令人愉悦的之一。

我所在的宣传部的便是这样的一个小群体。虽说去年是被诓着当上了部长,不过过了这么长时间以后,我反倒是享受着这样的生活,并难以脱离它了。

我喜欢这样的群体,因为在这样的群体里发言,我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早上起来,也许有,也许没有你们的新的消息,那么,不论是谁的,一声早安,一个随意的表情,就标志着一天的开始。夜深了的之后,一声声晚安,头像一个个灰掉,便意味着一天的结束。而每一件有意思没意思的事情,便构成了每一天的生活。

这是我一群我亲手选出的兄弟姐妹,这是一群我所尊敬的人。拍视频从最早的毫无感觉、第一次放手让你们去拍,到后来能够独当一面、驾轻就熟,看到你们的技能的获得,似乎比我自己获得了某一门技术更让人感到欣慰。我们一同工作过,一起拼过命;无聊的时候我们一起打趣、悲伤的时候我们相互安慰。

然而我可能是一个挺冷淡的人,对于很多小事已经很麻木了,甚至有点冷漠,而且我表达能力很差很差。能有几个人一起,最简单的好处,就是我不用再担心冷场了。不论是谁打开一个新的话题,我总能有机会说上几句。也真是稀奇,我有时候挺享受孤独,然而在这样的小群体里,我却生活得挺好。如果说所谓领导力的话,我几乎是没有的,我只是希望我能年轻一岁,希冀着能成为你们的一员。结果嘛,事实上,有时候我也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就好像我又过了一遍大一的时光一样。比如聊天,比如发表情、卖个萌,我好像也就是个淘气的孩子,能够陪你们一起,也算是一种形式的怀念吧。

我知道,我能做的事情很少很少,我做的东西、我能提供的东西很少很少,无非是尽可能地到场而已。我知道我做的不够,希望能在你们的帮助下,我能做的好一点。每一次视频拍摄、每一次海报制作、每一次会议,我都挺后悔没能多教一点,这里有一点欠缺,那里有一点不足,有时候我也为此挺难过,这也是我的不足。

我知道我是一个挺悲观的人,我担心每一次变化——似乎每一次变化,我首先想到的是最坏的结果——也就因此,我的转身都不那么优雅,这些不理智与失态的时候,我要道歉。不过,最后看你们都过得挺好,这一切,也就足够了。

在我长大的整个过程当中,似乎我主动选择各种小团体的时候很少很少,更多是被别人推到了这样的一个位置上,而在这之后,似乎我也大多数被接纳了,这也是一件奇怪的事。

仔细想想我的宣传部这样一个群体,或许比一切更重要的,这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团体,是一个活的团体,也就因此,我希望我们生活的每一天,都能和以前有一点点的不一样。这也是我所最骄傲的。我们不仅仅是守成的团队,而更重要的,我们总是在谋求发展。

很大程度上,构建整个宣传部,是基于《The Newsroom》的模式,都是在做媒体类的东西,都是对自己有期望有要求的人,我只是不断地提希望,提理想,我也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但也许算是差不多的吧。这样,整个小集体是一个团结的核心,每一个人互相之间都很熟悉,很难分开,能够早早地就熔合在一起。现在看来,这一希望,我想,早早就达到了。于是,我有着把每一次「例会」变成「选题会」、变成「头脑风暴」的想法,现在想想,这方面的努力还是有的吧。

我也因此开始思考小团队的价值,领会到小团体的力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许多的手机知名应用,都是从一两个人开始定下了方向,到了十个人左右的时候,就到了创造力的巅峰。到了人再多了的时候,就是整个团队就已经稳定下来的时候。我知道,我现在就处于这样的一个阶段,相对稳定,又不失创造力,我为这样的一个小团队、小团体而骄傲、自豪。

在《Harry Potter》、《Grey’s Anatomy》以及其他的一些文学作品当中,对于构建小团体这么一件事情上,挺常见都是持一种讽刺的态度。这样的小团体是很排外的,当然,也是因为内部太团结了。他们很大程度上都是通过一个孤独者的视角来讲述,来渲染一种挺悲伤的氛围,受这些剧情的影响,我有时候也会觉得这样的小团体也挺不可取的,毕竟,亲近了一部分的人,就是对于其他人的疏远与排斥。然而,作为小团体内部的我,似乎现在看来,也并不完全是那么坏吧,能够有所依靠,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现在,我开始有点害怕,最后会怎么样的,没有你们的生活,应该如何是好。不过,已经无数次了,我脱离了熟悉的环境,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去闯荡,我希望那也是能平稳过渡过去的吧。

2015 年到了。在这新的一年里,希望你们都能过得好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