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二〇一三年,这次高考的考后观察

我对于这篇文章思来想去,本打算用一个第三者的视角,试图以旁观者的眼光观察这场对于我们这一届同学最重要的考试。然而最终,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最后还是第一人称的叙述。虽然类似的视角给我已经给自己留下了几篇文章,然而这一篇,我还是只能以自己的视角叙述。然而想来,这篇文章我写得相当镇静,比之前日记里那些声泪俱下几乎一句一哽咽的不连贯的文章整体感强的多,好吧有点夸张。但这篇文章的确如此,至少我感觉如此。当下,只好如此,用自己的声音,讲讲故事。

自高考结束,算到现在,业已经过了五天。五天前的那一个下午,最后一科的考试也在连续而嘈杂的铃声之中结束。如今已经是一周之后的周四。过的这样久,我只是担心,所有的紧张与忙碌、热情与祝福,都会伴着我们彼此渐行渐远的脚步烟消云散。沉醉于秦淮河的灯影里,狂放到不需要理由,我们自己,也会消解在酒池肉林当中。

虽然是英语,却始终是如此微妙:无论多么简单,却总是要到最后一刻,才得以搁笔。虽然这被称作是最后的解放,我的心里也明明清楚这是对于践行一个长久计划长期的最后检验。这也已经结束了,然而我却没有那么放松。也许是一种考试状态的延续,刚刚过去的最后五分钟,乃至这一天的上午,还有之前的不少事情,还在我的大脑里挥之不去,潮涨潮落一般的复现。即便对于这次被人认为是简单的考试,我亦不敢抱有一种轻松的态度。

我从没像这次考试发现过这样多的错误,更不惮对于考试的结果抱有多大的幻想。当我做题速度超过一个限度,各种奇奇怪怪的错误就会不断浮现,这次更不例外,检查的过程也能够充分地印证这一点,到了最后,我几乎是以一种如临大敌、草木皆兵的状态,让自己胆战心惊。

我很难说走出考场的时候我一种怎样的心态。心还扑扑挑着,高度兴奋,自己却巴不得早点离开,感觉就像匆匆逃离这最后的是非之地。虽然我后来听说,有的同学回到教室拍照那倒计时牌大大的“〇天”,奇怪自己怎么没有记下这纪念性的一刻,现在回想,自己是断然不会有这样的心思。在最后一刻的逃亡,仿佛是所有离场当中最爽快、最无所顾忌的一次,昂首挺胸,大步流星,只是向门口走去。一路上,我没有听到尖叫与呐喊,彼时的高中楼大厅,很安静。四下没有交谈的声音,只有窸窸窣窣脚步的匆匆。这很不对,我想。我还深刻地记得,在中考最后一科的那个中午,也是英语科目的考试,当我们的考场还在进行试卷的最后清点工作的时候,外面一下子就喧闹起来,走廊里,同学们跳着、笑着,欢庆着那最后的胜利;我也记得,曾经网络上的照片,高考完的高三学子,把已然撕得粉碎的雪片般的试卷,狂躁地抛向半空。然而如今,我却察觉到这一幕的虚假:在考完的那一刻,我是多么安静。诚然,我们不嫩忽视那能看到千百脸上的幸福与欢笑,然而同学们小步疾行似乎表明,他们最后关心,不再是这考试如何,反而是要在大雨倾盆之前,赶回到温暖的家中。

考完试的时候,我碰到初中同学,记得他说:“毕业了,是不?”我很震惊。“我到最后还是没有搞清楚,sin(x)的导数是什么”在考完数学的时候,他如是说,他是一名文科生。“是cos(x),然而这不重要了,一切都结束了,你再也用不着学这个了”我给出了这个最终令我自己都震惊的解说。然而到了这最后的结束,被别人宣判了“毕业”,我心里也是陡然一惊——这是我所没有准备的。一年之前、以及一年之内的好些个日子里,我们似乎都只计划到考试的最后一刻,考前看什么,考试当中什么时候看时间等等,却没有想到,最后的最后,自己等来的,会是这个。

走出学校的这一路,没有老师、没有战友、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可以打招呼的人;没有鲜花和掌声、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动人的东西。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时候,想要做点什么,却什么也没有;也好,似乎想来到最后,最后的一周多,一月多,是多么没有营养,好像也没有太多可以回味的东西,过去就这么过去的。

这是在一场大雨之前,有点让我联想起在文学作品当中常常提到的,在泰晤士河沿岸,在冬日清晨的伦敦,如奶油般浓重粘稠的雾气,潮湿,又冰冷,虽然没有亲身去过,如今我却感受得那么真切。就是置身于这样的飘渺与不确定当中,我们还要继续前行。

我不知道将会生活在如何的怀望当中。我们会回看,我们会反省。然而就现在而言,我确实很难说得上自己是多么喜欢之前的日子。我当然渴望高中生活能给我留下一点有生机的、健康的记忆,然而这在我的生活当中是完全谈不上的。我很确定自己会后悔,会愤怒,然而对于现实的无力足以让我瞬间凝固、瘫痪。对于记了近两年的日记当中,我一时不忍、更不敢回看。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很难接受一个难称完美,甚至说远没有达到预期的现实。

在地铁上遇到一个同学,我被迫谈了关于手机“三大阵营”的问题,直到这时,我才感到千万倍的孤独。再看社交网站,这里更加安静,没有如往常考试之后的硝烟滚滚尘土飞扬,没有狂欢,更没有吹牛的猖狂与聒噪的甚嚣尘上,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是的,直到此时。没有家长、同学、老师,也仿佛是一个过去的复现。家长帮不上什么忙,在之前的许许多多个日夜,似乎其其障碍要远超过正面作用,没有鼓励没有引导,只是试图扭转与劝阻 。至于同学,还是不错的,然而却不能真正地说上什么。至于老师,意义就更小了:逻辑性问题自己想一想几乎总是能够弄清楚,至于事实性的问题,课本、谷歌毫无疑问提供了要比老师准确千倍的答案。我所能感受到的一切,仿佛都是单兵作战。没有任何一星半点的助力。没有。我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评价,并肯定了这个评价的合理:在高考当前以及单兵作战这样的一个极其严重的不利的大背景下,我能够生存下来,已经是极大的成功;经历这样的磨砺,我大抵已经超过别人百倍。我还记得老师们考前屡次提到,要做自己的心理老师,是的,我毫无疑问已经做到。在最后的最后,我选择了相信自己,超过相信任何人。事实上我已经基本完成了把自己构建成了一个自给自足的体系。不说牢不可破,却也称得上形成了强大的战斗力。然而一个不争事实是:从没有人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我一个最新鲜的拥抱。之前没有,大概很长时间之内,都不会有。当在每一场考试之后,走在家长分开两侧让出的一条小道的时候,我是深深知道的:在身边的人群中,不会有一个人在等我。家长是被我“勒令”不许抵达,因为之前从没有这种形式的“拱卫”,这个时候,自然,这种情况,我同样也不允许出现。我不为家长的缺席而难过,却因为在心灵深处的战场上,没有哪怕一片影。

于是,经历了这样大的一场考试,或者再加上被这样一场考试所绑架了的十八岁生日,世界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恐怕用“浩浩乎如冯虚御风不能知其所止”形容的话,再生动不过。十八岁、高考,将是一个漂泊的开始,之前遥远的兼职工作、毕业、学车等等只有成年才会有的远在天边的事,好像一下子就近在咫尺了。从六月八日下午的五点开始,我们被承诺过一个美好的未来,然而到了如此关头,却失去了我们应有的兴奋。

时间突然停滞了,而我们几乎在纸醉金迷当中迷失。最近的这些个日子里,时间仿佛流得像添加了增稠剂一样缓慢。只是我们感觉如此;然而时光不等人,我们没有机会看到每一场花开、每一次花落,甚至不一定会看到我们携手走到白头到老的那一天。然而就是如此。一种对于分道扬镳的恐惧不时袭上心头。我只是,不知道。

于是我们只能等待。等待救赎、等待重生、等待死亡。

只能如此。

记于二〇一三年六月十三日晚,六月十四日最后修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