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问题」与「改变世界」

知乎用户贺师俊在回答怎样看待王垠的《我和 Google 的故事》?中提到王垠在 Google 经历到的种种不快,其实是来源于他「恐怕并不追求『改变世界』,而是一个纯粹以『解决难题』为『驱动力』的人」。于此,他反思到

其实我对这样的结果是很伤感的,我自己其实也是以「解决难题」而不是「改变世界」为驱动力的人,他的缺陷(比如「述(guang/wa)而(shuo/keng)不(bu)作(lian/tian)」)我一样有 —— 很多时候我倾向于,既然我已经想明白了,问题就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事情(比如实作)不重要,我的时间和精力应该花在那些我还没想明白的事情上。

他又写到

这是专业领域最终一定需要某种共同体来评判的原因。尽管这样的共同体和所有人类组织一样,一定会有缺点,但游离于共同体之外的,很容易走向民科、玄学。「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说说的,而且即使是特例,最终也必须得到未来某个共同体的追认。

这一对于「解决问题」与「改变世界」的反思对于身处于 Ph.D. 过程中的我是非常有现实意义的。

之前在于长辈的探讨中也有意识到「解决问题」与「改变世界」这一分野。许多以「改变世界」为目标的人最后去做了企业家,或者至少是去开发产品;而学术界则不乏享受「解决问题」的研究者,他们只是在恰到好处的时间节点开掘了一块曾经无人涉足之地而从此奉献一生。但说到底这两种乐趣并不应该是完全割裂的。在从前的许多年里,我做的许多事情并没有被真正 deliver 掉。想给自己 Ph.D. 这一目标也是想再给自己一个训练自己在共同体之下留下自己痕迹的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